况且况且

【动手不动口】【长期求约稿,约稿详见http://candygarden.lofter.com/post/471f46_12bd2055】

[初夜]开会期间禁止走神(上)

谢谢小十一么么哒!你个坏人!!【笑cry】你不再写个中上,中,中下,下篇来,不准跑!!!

恭十一_微墨于北

最近各种忙,好想更新啊啊啊啊啊啊QUQ

这篇是给哥哥@况且况且 的生日贺文,被我拖到今天自己生日才写完……开头……

给哥哥迟到的生日快乐(ฅ>ω<*ฅ),顺便也祝自己生日快乐【喂。强行一起过生日…

初夜only,严重ooc,放飞天际


==========

[上]


    “……接下来技术部和市场部的任务都不轻松,万不能因为暂时的胜利而固步自封……”

    灼热的视线越过长长的会议桌和人群,肆无忌惮地落在最前方的沈夜身上。

    沈夜低沉的声音几不可闻地顿了顿,随即视线扫了会议桌一周,若无其事地接着说了下去。

    几乎没人察觉到这轻微停顿,那道炽热如火蛇的视线却由此愈发灼烫了几分。

    像是要把他烧穿一般。

    沈夜竭力使自己忽视那道视线,继续道:“……技术七组是这次的主力,这个项目的重要性我想不必需要我再次强调一遍,技术七组的组长初七……”

    连沈夜自己也不曾察觉,他本就低沉的声音此时更是沙哑了几分,不经意地撩拨着他人蠢蠢欲动的心弦。

    在提到“初七”这个名字时,那道视线顿了顿,沈夜的声音也停顿了那么一秒,微一抬头向着某个方向望去。

    视线在空中交汇的刹那,似是有窜动的火苗浮现在两人的眸底。

    被发现了!

    然而那道视线的主人——初七并没有因为暴露而收敛,反而因为不必再隐藏自己,更加肆无忌惮光明正大地注视着沈夜。

    原本只凝固在脸上的视线也开始转移了方向。

    乌黑浓密的头发,底端带着微微的卷曲,蓬松着让他想伸手摸一摸。

    沉如深渊的双眸黝黑得总让人看不清那双眼睛深处蕴藏着怎样的情感,他竭力试图从那一片漆黑中寻找到自己的倒影,然而最终一无所获。

    眼睛上方的眉毛不薄不厚,却在尾端走上歧路,衬得整张脸端严肃穆了几分,令人不由自主地心升敬畏——实际上却是个很温柔的人。

    高挺的鼻梁下微红的双唇一张一合,低沉的声音在并不算宽敞的会议室里回响着,令他不由开始有些心猿意马。

    初七抿了抿唇,火热的视线中渐渐携带了几分情欲的味道。

    若是那一头细密的卷曲头发在身下彻彻底底地铺展开来,若是那双眉毛似是欢愉似是痛苦地微微皱起,若是那深不见底的瞳孔一点点地染上欲望的颜色……

    初七的身体僵硬了一瞬,随即不动声色地换了个坐姿,视线如同暗夜中的火蛇一般,紧密而缠绵地缠绕上了会议桌最前方的男人。

    敏锐的危机感几乎是瞬间便在沈夜脑海中拉响了警报。

    那道视线实在太过强烈无法忽视,仿佛仅仅被这般注视着便让他整个人慢慢地烧了起来,沈夜放在桌上的双手微微收紧,如芒在背地挺直了身子。

    却偏偏无可奈何。

    炽热的视线长久地落在唇上。沈夜猛然察觉到自己此时发出的声音竟是如此喑哑,仿佛在黑暗中俯首于爱人耳边的呢喃细语,低哑、微弱、带着些许渴望和命令的味道。

    沈夜下意识地舔了舔因说得久了而有些干燥的嘴唇。

    情色十足。

    隐隐的暧昧气息浮动在本该是严肃庄重的会议室中。

    而唯一感受到这股气息的两个人,一个竭力使自己面无表情地继续着会议内容,另一个却放肆大胆地如同锁定了猎物般,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沈夜。

    “……市场部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这些,我希望你们能牢记在心,不要拉了整个项目的后腿……”

    低哑的声音落在初七的耳中,令他无可抑制地回想起那些除了他们无人知晓的夜晚,那一声声低微到如同萤火般断断续续的喘息,令人血脉贲张的破碎压抑的呻吟……偶尔沈夜变了调的声音会微弱地喊他的名字,次数屈指可数,却每每让他忍不住更加地兴奋。

    初七……

    “……初七。”

    他的眸色更深了几分,如同每一个沉醉于欲望交缠的夜晚那般,深邃而更具侵略性。初七不得不承认,哪怕仅仅只是这一声呼唤,却已粉碎了他的自制力,让他开始有了更强烈的反应。

    尽管无论是时间还是场合都有些……不合时宜。

    “沈先生。”初七不紧不慢地站起身,应道。

    “……在你看来,这个方案,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没有,沈先生。”

    “既然没有异议,那各部门就按照我刚才说的办……”沈夜深深望了他一眼,随后如同被灼烧了一般迅速地转移开视线。

    这种眼神……

    沈夜深吸了口气,试图使自己冷静下来不受干扰,然而那道热烈的视线却如同黏在了他身上一般,令他的理智在顷刻间灰飞烟灭。

    视线渐渐从脸部下移,在滚动的喉结下停留了半秒,裸露在外的脖颈似是被一双手轻轻抚过,绯色渐渐从根处蔓延了上来。

    再往下是黑色的西装外套,敞开的胸口露出内里洁白的衬衫。

    ——沈夜惯有的装束,西装革履,一丝不苟。

    初七却不受控制地想起了两人在一起时,偶尔他咬着沈夜的喉结,顺势慢慢往下将衬衫领口的扣子一个个地咬开,有时又嫌弃太慢了,迫不及待时便直接伸手一扯,胸前白皙的肌肤瞬间暴露在了空气中,于是他又恢复了耐心般接着吻了下去……

    回忆太过旖旎,此时沈夜却正襟危坐,胸口的几个扣子扣得整整齐齐。神色太过冷清,衣服包裹得太紧,却反而勾起人内心深处最隐秘的侵占欲望,让人忍不住想动手除去那层碍事的衣物,让那冷清的五官一点点被沉浸在欲望带来极致欢愉与痛苦之中。

    ——而这一切的加诸者只能是他。

    初七眸中火光一闪,再度移动视线,落在了此时唯一不被衣物遮盖住的手上。

    那双手放在桌上,修长的五指此时紧紧握起,暴露了主人此时极度压抑克制的神情。

    这个发现让初七内心深处隐隐升起几分欣喜。

    沈夜向来擅长忍耐,无论是欢愉还是痛苦,都习惯性地吞没在紧闭着的双唇中,间或泄出一两声圆润的闷哼。

    当然也有失控的时候。

    那一次初七做得狠了,抱着沈夜坐在他身上,由下而上地贯穿他,力度之大让沈夜紧皱着眉头,内里火热地吸附着。直至巅峰的时候,他生硬地顶着沈夜最敏感的那点,狠狠地冲刺着,终于将沈夜压抑着的声音破碎成断断续续的泣音,而那双攀附着他肩背的修长的双手失控般的扣紧了他脊背的皮肤,留下或深或浅的抓痕。

    此刻背部仿佛也随着回忆传来火辣的疼痛感,汇集在胸口处升温转化成了一股热流,向着小腹涌去。

    初七坐得更直了。

    会议将近尾声,沈夜挺直肩背,双手相对扣在会议桌上,整个人如同一张绷紧了的弓弦,仿佛稍一碰触便会彻底一败涂地。

    那道无法忽视的视线仿佛化作了有形的手,一点一点地撩拨着他岌岌可危的意志,凡是视线所到之处,几乎是瞬间便腾升起灼热的温度,隐隐发烫。

    热流随着那道视线从脸部一路下延,喉结……脖颈……胸口……再往下……

    灼热的目光被会议桌阻挡住视线,在胸腹处一触即止,带着几分意犹未尽的味道。

    沈夜眉眼尾端染上了几分微红,微一上挑,沙哑着声音道:“……散会。”

    会议结束。

    与会人员尽数起身,鱼贯地朝着门口走去,逐一离开会议室。

    只剩下沈夜始终维持着方才的姿势一动不动,皱着眉头仿佛在思索什么重大事项一般,令人不敢轻易打扰。

    唯有他自己知道。

    他已经硬了。

    该死的。

    那道可恶的视线。

    还有……初七。

    初七落在人群的最后端,低垂着头不疾不徐地跟着人群往外走去。

    刚要踏出门口,他顿了顿身子,犹豫了几秒,强忍着回头的欲望。

    背后最终传来沈夜放弃了般的干燥低哑的声音:“初七……你留一下。”

    前方的同事闻言回过头来给了初七一个“自求多福”的同情眼神。

    初七几乎是瞬间便转回了身子,从善如流地退回了会议室。

    关上门的瞬间,他伸手在门上摸索了几下,用力一按。

    “咔嚓”一声。

     会议室的门被锁住了。

==========

撩完就跑,不要找我负责。

顺便如果能写完就出个自己初夜短篇合集的无料?

评论(1)
热度(83)

© 况且况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