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且况且

【动手不动口】【长期求约稿,约稿详见http://candygarden.lofter.com/post/471f46_12bd2055】

[初夜]《吉他》番外一 爱的启蒙

谢谢太太!!好次!!!!

野风:

爱情属于他们,蛇精病属于我。


本子暂定,包含私心、结发、适逢、楼下有把多情的吉他及其公开和未公开番外。


公开番外食用愉快。


切记,蛇精病属于我。


特别献给 况且况且 和 小路 小天使,感受到我的爱意和诚意了吗!




PS:万恶的LOF终究是屏蔽了完整版,小伙伴的留言我回复不鸟了好桑心




=========================






番外一  爱的启蒙


 


 


初春的阳光穿过掀开的窗帘一角,落在少年身上。


初七被那道刺眼的光线惊醒,头皮的跳痛让他不自觉地皱起眉。额头被棉帽盖住的地方有点黏腻,肯定是出汗了。他想起医生的告诫,不得已才把帽子摘了,反正现在是午后,不会有什么人来。


母亲这会儿也没在,初七猜测她去了剧院。她最近工作忙起来,或许是她让自己忙了起来。父亲离婚后随即返回国外,哥哥学校课程紧,只陪他两天便被母亲赶回去了。


暂时没有人会管他。


初七拉开床头桌抽屉,拿出一面镜子,看着里面映出的伤口。那片皮肤微微发红,似卧着一条大蜈蚣,虽然走针整齐细致,仍避免不了地丑陋,提醒着几天前的那件事。


他第一次跟人打架。一战成名是骗人的,他只记得砖头砸来,血渗进发丝,顺着额头淌下。可真是疼,比恶言恶语疼得多了。直到现在,伤处还时不时闹上一阵儿,让他吃不好饭睡不着觉。但如果事情重来一次,初七想,他还会冲上去。


同性恋。像吗?十七岁少年的脸棱角渐现,是细化到眉梢眼角的明快锋利。


“又在臭美?”有人打断了他。


身后的声音宽厚深沉,偏带点儿戏谑,又最爱抓着他的小尴尬,每每都能让他臊得红脸。


怎么会有这么喜欢捉弄病人的医生呢。初七忙着把镜子藏进棉被的时候想。


沈医生悠闲地走到他右手边,上身微微前倾,胸口的工作牌在吊环上一荡一荡,初七怎么也看不清他的照片。总之怎样都不如本人好看是了。


他皮肤白,身高腿长,穿什么都有模有样。他的白大衣大概两天就换洗一次,所以总是很干净。他里面常穿蓝或灰色系的衬衫,偶尔换件浅紫或深红,初七猜测大概跟心情有关。今天的是酒红,衬得他的脸更白了。


初七只顾留意白大衣内热情的颜色,没发现医生已经掀开被角,望着里面的镜子发出低低的惊叹。


“你竟然私藏了一面魔镜。”


镜子是母亲的,黑框,有手柄,盘着西式花纹。初七一脸尴尬,打量着自己的主治医生,完全猜不透事情的走向。


就见男人抿唇一笑:“魔镜,魔镜,谁是这世上最英俊的男人?”


他一本正经地说着话剧台词,刻意压沉、压低的声音入耳,容易让人忘了当下的境地,瞬间被带上舞台,带得胸腔也产生共鸣,忍不住要多听几句。


可初七想先替魔镜抢答:是你啊。


不等默念完,初七眼前即有光闪过,转瞬发现镜中呆愣的自己。接着男人的声音温柔平缓地罩下来,“是初七,是病床上的初七。”


沈医生在哄他开心呢。初七红着脸笑出来,下意识向上伸手,却只能干挠头皮,这回脸色更好看了。


“你妈妈走前让我留意你,怕你醒来没人照顾。”沈夜莞尔,“看来今天醒得真早。”


医生远看冷冷的,真正笑起来却眉眼柔和,有种不符合年纪的……迷人。初七心里偷偷琢磨这两字,飞快地再看沈夜一眼,胸口顿时又软又暖。他顺手接过镜子,却没接刚才的话。


“陌生人,你与魔镜说话,但你不是王后。”他模仿话剧男演员的腔调,继续之前的戏码。


“你没有错,少年。”沈夜说,“我是王子。”


初七眉头一皱,顺势倒在枕上,做出虚弱模样:“善良的王子,你会拯救我吗?我被巫婆的毒苹果砸中,已经快要死了。”


医生跟着向前:“英俊的少年,我当然会救你。可是我没有解药,难道就这样看着你死去?”


“不,我的王子,你救不了我。”初七暗自给沈夜的衬衫领口描上一个黑色珠光的领花,让他看上去更像高贵的王子。


微卷黑发,长眉深眼,高鼻薄唇,生而白皙的皮肤,纤长秀气的手指——果然是王子没错啊。


“你不会知道,”初七心中蓦地腾起跃动的火苗,烧得喉咙有些干涩,他下意识咽了咽口水,说,“我想要的一切,只是你的吻……”


 

(纯情分割线在此,全文走
http://ww1.sinaimg.cn/mw690/006pw7idjw1f1mwl07mlqj30c870pkjl.jpg


评论
热度(53)
  1. 况且况且野风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太太!!好次!!!!

© 况且况且 | Powered by LOFTER